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浪漫之旅

[复制链接]
查看: 45|回复: 3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浪漫之旅
      
   
      
      浪 漫 之 旅
      
      
      文:何小明
      
      他们都是从天井圩来的,我坐在桌子边看着这些穿着破烂衣衫的老农民。这些都是我的父老乡亲,尽管我已经很少回到我的天井圩家乡,但这些人的到来,还是给我带来了田野里的香味,和淡淡的粗犷的气息。我发觉我沉迷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我渐渐地陶醉了,他们也看着我,像看着一个真正的天井圩子弟。到我们的宴会接近尾声,我依旧在这样的气氛中无法自拔。我自斟自饮,想让这样的感觉长驻心头。
      这时一位穿着更为破烂的老者走向我,我已经难以叫出他的辈分,他约许是我已经去世了的父亲的同辈,他颤巍巍地向我走来,让我看到似乎是父亲走向我。你还记得我吧?我永远记得你,我每年都要念叨你的名字,你叫王小李。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但你在我心中的样子依然是年幼的,拖着鼻涕,抹着眼泪行走在天井圩田野中的那个小家伙。你小小的身子,在冬天的雪地里,撑着一把红伞,我们都已经看不到你了,只看到一个红红的伞向我们滚动。这么多年了,我依然记得你只不过是一把红伞在雪地里滚动。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的我,确实就是这个模样。我更小的时候,就像现在许多跟我那时候差不多大的孩子一样,每天都在三点一线地生活着,家、学校、还有就是我永恒的河边。我喜欢在任何时候来到这样的河边,那河,在春天里的时候的河边,会有许多丝丝垂下的杨柳,还有一叶扁舟,更多的是渔网。在秋天里,更多的是这样的渔网。我永远记得那条河,那条我父亲的河。在我童年的时候,我的父亲划着一个舢板,船尾是那么多的渔网。他轻轻地摇动着小舟,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缓缓向我而来,渔网在他背后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我当然记得父亲在那夕阳下的背影。我记得更为清楚的是我漫长的在柳树下的日子。那日子也过去的很远了,但我想起来却丝毫也不觉得费劲。他们清晰的如同我现在面前酒杯,还有更多的人。我看得一清二楚,历历在目。我也经常想起这些事,这些包围着我过去往事的事,他们在我脑海里,在我这一生里都不会忘记,无论我走到哪里。
      
      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叫王大朋。我现在难以确定他在当时到底是不是把我当作了弟弟,因为我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把他当作我的哥哥。在从城里回来的那些日子里,他曾努力地向我接近,但我拒绝了。我莫名地以为,我和他是不一样的人,这样的想法,到最后我又回到城里变得更加深刻。我记得我第二次进城,他挑着我的行李,劝走了王家兵,然后走在我的前面,我看到他已经不年轻的背,宽厚的仁慈的,还带有父亲那般的大度。他在后来确实不和我计较什么,而以前,在我更年小的时候,在我记不得了的时候,他是不是跟我也不计较什么,大约也是真的了。
      我的哥哥。他那天挑着行李,默默地走在我的前面,我跟在他的后面,我并不时时都看向他,我看着青翠欲滴的田野。我们走在天井圩唯一一条公路上,公路两旁在我童年植的树,在那天里,刚好能够遮挡住头顶热烈的太阳。我们一步一步地走着,因为上午,因为太阳,我们一路上没有遇到其他的人。我们也没有说话,在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那沉默在今天看来竟然是如此的陌生,但那确实就是事实,我知道。三华里的公路走到了尽头,我们停了下来,这是一条镇与镇之间的公路,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到开往县城的汽车。我并不知道,王大朋知道,他将行李放到地下,然后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自己点上之后,想了想,又给我递上一支,我摇手拒绝了。我那时候会抽烟,也时时抽烟,但我拒绝了王大朋递给我的烟,这和我刚回来的时候,他邀请我一起去河里游泳一样,我也拒绝了。他看了看我,收回了自己的烟,塞进口袋里,然后就那么默默地吸着香烟。
      我并不恨他,我只是对他没有感情,一点感情也没有。但我却依然记得我第一次进城我和他在河里游泳,那时候他刚教会我踩水,我踩着水到河对岸揍了一群戏弄我们的孩子,然后又踩水回来。他对我欣喜有加,他在我回来后一直抱着我的肩膀,连连叫着我好棒好棒。我记得,我当然记得,那是我们兄弟最亲密的时候,他后来,还给了我一条自己的裤子,我穿着它才进了城。当我穿着那条黄色的裤头,一只手拉在王连举苍老的手里,我似乎看到他全身泡在水里,等待着我给他送去另一条裤头,但我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我走了,我又一次离开他,我的每次离开他,我都带着冷漠的心和一点也不动情的眼神。我无法确定他是不是恨我,或者想挽留我,爱我,像很多农家兄弟一样。我不知道。
      那天,我们在公路上等待着每天一个班次的汽车,王大朋就蹲在我咫尺之遥,伸手可及。可是我没有伸手,他也一直没有看向我,我们就这么冷静地等待着分手。到汽车终于来临,他将我的行李搬上车,看着我找到座位,然后下去,然后站在我的车窗前,他的眼睛似乎是湿润了。我们终于说话了。
      谢谢你。我说。
      你说什么?他疑惑地问我。
      白癜风是什么我却终于没有回答他,汽车发动了。他向我招手,我没有挥手。
      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能再次回到城里完全是他的功劳。王家兵北京白癜风权威医院在当年决定让我去学个裁缝,或者学个理发,他反对了。他高中毕业后到城里打工,过年的时候,他回来了,他成为我们家最为有钱的人。王家兵在那时候是幸福的,他确实幸福,他的儿子,王大朋给他挣了不少的钱,虽然一分钱没有给他,但每天都会给他酒喝。我记得在那时候,王家兵突然喜欢上了喝酒,他喝酒没有尺度,每次都醉,每次都醉醺醺地在家里唱来唱去,这也让我理解了为什么在我们更小的时候,他获得一个二流子的称号。我明白,但我不说出来,我从城里回来后就学会了沉默,我离开我少年时的伙伴,第一次来到完全陌生的家乡,我沉默的厉害,我跟谁都不说话,跟母亲我也不说话,我整日坐在河边,让家人忘记了我,让村子里的人也忘记了我。我记得母亲在我才回家的时候,伸手摸向我的胳膊,我一挥手,她的瘦弱的粗糙的手就滑落了。
      王家兵和王大朋喝酒,这样的机会也不太多,因为年轻的王大朋在那时候有更多的事要做,他每天都回来的很晚,有时候简直就不回来,母亲在一次两次的询问后也习以为常了,在天黑之后,忙完自己的事,就吹灭了灯,进了自己的房间。我听到过母亲问王家兵:
      他都在忙些什么?
      挣钱吧。王家兵不耐烦地说。
      听说他在钱,你是不是……
      母亲的话还没完,王家兵就说:黑猫白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
      然后他们就不说话了,我在黑夜的这边的房间里,一个人孤单地听他们议论着王大朋,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是那么难受起来。
      在那个决定我命运的王家父子喝酒过程中,我依旧坐在河边,我对他们喝酒已经视而不见了。我吃完饭就坐到河边,听河水哗啦啦地流向东方。王家兵为我的未来忧心忡忡,他问王大朋能不能带我一起出去打工,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就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他要让我跟随着走家串户的乡村理发员一起理发,或者就将我送到外村一个知名的裁缝铺里学裁缝。他红着脸安排着我的未来,满以为王大朋会响应他,没想到王大朋头脑清楚地说:
      学习,再让他学习去。
      王家兵在那天里拍着自己的屁股跳了起来,他问:
      钱呢?钱在哪里,哪里有钱让他再去上学?
      王大朋没有说话,后来这事终于定了下来,王家兵拉住吃过饭正要向河边走去的我。
      你还是去上学吧。他说。
      我无言,我不说话。
      我是你爸爸,我有义务抚养你到成人。他接着说。
      他完全没说到王大朋。真的,他根本就没说到王大朋,所以我不知道王大朋在我命运中扮演多维立体精准白癜风治疗方案着什么样的角色。我在那天的车子上,还跟王大朋说了一句话:
      你的钱是你的。
      我不要他的钱,我想我以后有了钱一定最先还给他。因为连我回城的路费都是他的,他先给了我车票钱,当我上车后,他又给我买了票。他还给了我生活费,至于学费等,当然是我到学校去争取,王连举也不过刚刚死了大半年,民政局的人都认识我,他们一定要为我安排以后的生活和学习的。
      我后来上了学校,我又好几年没有回到天井圩,天井圩在我记忆中逐渐地渺茫了。后来王大朋也来到城里,再后来王家兵也来了,我们一家似乎都来到城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里。但我们没有住到一起,我住到了木头那里。中科助力健康中国王大朋的钱注定是昙花一现,很快王家兵又回到天井圩,他不是一个人回去的,回去的还有我的嫂子,还有我的侄子。他们将王大朋一个人丢在了城里。
      这些我在以前都说过了,王大朋和我,还有王家兵,以及我的母亲,我在以前都说得非常清楚。我现在突然想起我的回归。我不知道我回到城里,抑或我回到天井圩,我不知道回到哪里才是我的回归,但我确实是回归了。我每次都是走在路上,看着周围的路,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我看着人群,我却不知道我到底属于什么样的人。
      
      那么我们就将我回到天井圩当作我的回归,虽然我多次承认回到城里才算我回到了家。事实上不是这样,我越长大,甚至长到我现在的模样,我才知道天井圩才是我真正的家。我的家就是天井圩,就是那些有着破衣烂裳,还有鸡鸣狗叫的村落,那才是我的家。虽然落后,虽然依旧贫困,但那确实是我的家。我还记得就是那一次,我在家过了一个完整的新年,在那个新年里我获得了很多的东西,我真的认识了自己的家。
      还有那口井吧。王家兵在老年之后,对母亲终于言听计从了,他听从母亲的话在院子里打了一口井。这样既免去了他们每天为喝水出去挑的命运,也让我获得了家的概念。第一口井打的不是地方,出来的水带有茅坑的臭味,王家兵不急不挠,第二次再打一口井的时候,他尝了第一口水,然后将水瓢递给我。我接过来喝了一口,感觉到鲜甜干冽。我笑了,王家兵也笑了,还有我那侄子,他因为被他爷爷按在水里,浑身浸泡着清凉的井水而得意地咯咯乱笑。他连连叫:
      爷爷,你好棒。
      我就是这样获得了家的概念。我那时候还没有找准以后的路,正在摸索之中,我住在家里,母亲每天给我做饭,也给我洗衣服。她已经忘记了让王大朋代替我去上学那段只有她自己才清楚明白的心事,她在那时候对我十分关心。
      在一个夜里,我坐在灯下做漫无边际的空想,香烟在我头顶上环绕着。母亲进了我的房间,她坐到我的对面,看着我。
      你什么时候结婚?她问我。




雨思_0
翡翠成品、毛料,珍稀植物茶盘,茶台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4700-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71-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89-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037887235

城市论坛QQ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外链论坛

©2014  hao15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外链 X3.4  技术支持:外链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