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王二的中学时代

[复制链接]
查看: 116|回复: 5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二的中学时代
      
   
      
      
    王二的中学时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了许久,应该是从我认识小张老师开始的吧。
    小张老师,是我的老师,准确的说是我的生物课老师,一个身材娇小容貌漂亮的老师,以致这么久我都无法忘记她的美丽,也许这是我生物课成绩很好的原因,也是我中学时代开始的标志。
    小张老师教我时才刚刚从师范学院毕业,年青而无威信,当然她的娇小美丽,也成为我们喜欢作弄她的原因之一,其实我王二本质因该是属于那种天性本份老实的学生,这点从后面的发展过程中可以看出,但终究受到一些不良影响,比如被杨大头拉去打群架,与张四眼去看黄碟等等诸如此类,这让我一个优秀的学生逐渐沉沦,当然补充一点,这都属于年青时的冲动与好奇,与心理问题无关。
    (一)
    为何我其它成绩一般,而生物课成绩这么好,我想了许久明白原因有两点:一是教生物的小张老师漂亮,让我喜欢听她讲课,青春少男是无法抵制一位美丽老师的诱惑;二是我经常被张四眼拉去看黄片,因而对女性身体有了一定的感性认识,至少我能理解那图上的那些圈圈点点。这也使我在一帮狐朋狗友尤显不同,也因此当上生物课代表,能更进一步与小张老师亲密接触。
    小张老师之所以被叫为小张老师,原因也有两点:一是身材娇小可人,二是教我们物理的老师也姓张,但身高体壮,仪表堂堂,为示区别所以把生物老师称为小张老师。后来,这两个张老师走到了一起,喜结连理,比翼双飞,但终未能携手而老,这也是我后面所要讲述的故事。
    我是王二,长相一般,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没有什么特别喜好,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惹事,不出事,在班里就可以忽略我的存在,也许毕业后没有人能记得住我的存在,我就象空气,虽然共同生活在一起,可有谁在意空气的是个什么东西。
    也许有人认为杨大头与张四眼是我好友,可我始终无法承认这点,因为我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正如他们也无法感知我心中真正的想法一样,我始终感觉自己是孤独的。我们三人因什么会走到一起,直到现在也无法说清,但我们的分开确让我始终记得很清楚。
    小张老师新婚白癜风怎么会得不久,脸上还留着浪漫的喜悦,她与大张老师住在学校后面一排简易的平房内,这是由老教室改装过来成为教师宿舍,从墙上的字迹可以看出房子历史久远,最早是在廿年前某毕业生所留:读书无用,造反有理   我与张四眼的分歧便由这些观察孔开始,因为我只在白天看班主任在不在,如果在房中那么我会老老实实的听完课,如果不在,那我可以逃课打游戏。
    但张四眼有事没事都喜欢到那孔里去瞧一下,有一段时间,他精神很差,白天趴在桌上有时能睡一天,我觉得这十分不符合他的生活习惯,因为白天是他接触女生的最佳时期(也许再进一步有人会看成骚扰),我知道这行为是极为反常的。
    有天,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四眼,你晚上干些啥,咋成这样子了”。
    “呵,晚上带你去看个好东西”他笑着对我说,神情有些诡异。
    到了晚上,熄了灯,我正处于糊时期,感觉有人在戳我大腿,刚想骂谁这么下流没事乱戳,就被人捂了嘴,睁眼一看,四眼此时精神焕发,两眼闪着贼光。他拉我起来,穿过小路,来到教师宿舍,透过小孔我看见经常出现在A片上的一幕,不过现在女主角换成我熟悉的小张老师,听着娇喘声声,看着被浪翻腾,感觉下面有种冲动了,回头看张四眼,见他手放在裤裆里动来动去,脸色泛红,喘着粗气,眼睛贴在小孔上动也不动,原中科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人物来这就是他白天精神萎靡的原因。
    蹲的腿有点麻了,身上又冷,叫了四眼几次回去,但看他的样了,里面的人不入睡他是无法回去的,真不容易啊!每天要等到这个时候,从没见他这么努力过。
    白天看到小张老师就想起昨晚那艳香一幕,我一天神情恍惚,眼前不住恍动那片白花花的情景,张四眼则又趴在桌上睡了一天。经过这次我对夜晚窥看不感兴趣了,因为半夜起来,蹲在那里看人家在被窝里亲热,而自己在寒风中内外煎熬,这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所以我不再陪四眼去了,其实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感觉对不住小张老师,说实话她对我还不错,经常给我补补课什么的,虽然我只是想与她说话,闻闻她身上那股清香,但做人也要厚道一点,不能得寸进尺吧。
    我在四眼几次感冒后劝他要注意身体,看看就算了,这样下去会把自己身体搞垮,小弟弟也会被玩废了,但说与不说一个样,看着他那黄花似的身体,我知道他走火入魔了,可怜他老妈还以为他学习劳累,给他买的补,炖的鸡汤,让我也吃了不少。
    (二)
    时间在一天天无聊中度过,学习在一天天嬉笑中度过,王二还是王二,苍蝇还是苍蝇,我看不到前进的方向。小张老师享受着新婚的喜悦,脸上洋溢着少妇的欢愉,而我就象一只转圈飞的苍蝇,兴趣来了就起飞,兴趣没了就落回原点。
    天气转热了,有天我见小张老师眼圈黑黑的,当我交作业时看见她趴在桌上偷偷的哭,仔细一想今天没有人欺负她,自从嫁为张家妇后就没有人再难为她了,不然大张老师的教育让后果严重。好奇心让我推醒四眼,问他知不知道小张老师出了什么事,他现在比小张老师更清楚她的情况。
    “妈的,昨天蹲了两三个小时就听见他们吵架,两人不抓紧办事害的我苦等那么久”,四眼揉了揉发红的眼睛,似乎错过什么好东西似的。
    “那他们吵些什么啊”。
    四眼看了看我,感觉有点奇怪,“怎么现在对这些感趣了,当初喊你去,不是说不感兴趣吗”
    “妈的”,我打了四眼一拳说,“快点说,别他妈的装样”。
    从四眼断断续续的意思中我明白了,原来小张老师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说是被大张老师骗了感情与肉体,要点青春损失费或者离婚后与她结婚,以此来补偿肉体的损失与精神的痛苦,不然就要告到学校里去,让大张老师身败名裂,为此小张老师痛了一夜,想不到自己信任喜爱的男人就这样背叛了自己。
    其实对于大张老师我早已有所不满,物理课对女生虽说有点难,但也不至于每次都给班里漂亮的那一两个女生补课,对于我们这些差生则不管不问,有时问烦了还骂我们笨如猪,妈的,怎就没见他骂过那些比我还笨的女生,有些连合力图都画不出来。
    到了夏天,他就象苍蝇一样围在我们班里“三朵金花”旁,有次“李金花”穿了件低领衣,他就围着她身边转了有两节课,把我们张四眼气的就差吐血了,当然他也吐不出多少血了,要不是想着违护什么治癜风好方法师道尊严,早就打他了,要知四眼一直以“李金花”的护花使者自居,酒后他的爱情陈述让我们这些不良分子杜绝了对“李金花”的菲份之想,要知现在要找一个愿意付帐的人不容易啊。虽然人家从来没正眼看过他一眼,但他总是对我们一本正经的说:朋友妻,不可欺。可这话传到“李金花”耳中变成“朋友妻,不可骑”,从此遇上他都是横眉冷对,有如三世仇人。妈的,真是普通话学不好害死人啊。害得我们只能骂他自己吃不到的东西让给别人吧,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呵,其实说这话有点对不住“李金花”,她是鲜花,我们只是一群苍蝇,一群原地绕圈的苍蝇。
    本来我对大张老师没有什么仇恨,因为我与他没夺“妻”之恨,也无隔世怨仇,但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不象有些女生看到他长的人模狗样就心生崇拜,这也因为我物理成绩有如狗屎,在他眼里我自然也如同我的成绩一样,这样双方产生的只有斥力了。
    听到张四眼这样一说,我自然也与他同仇敌忾,想想小张老师如此可爱的一个人儿却被他如此对待,让我心中很是不平。
    依杨大头的想法就是打他一顿算了,让他流点血或是挂点彩,出力者当然是他地方上的哥们,这样就不会事后找麻烦,但我想这样有点过火了,他那些所谓兄弟都是动不动就拿刀的人,虽然成不了什么气候,但万一把“色狼张”给弄残了,我们不是自找麻烦。
    我认为要从心理上打击他,让他从心理上受辱,让他在女生面前脸面丢尽。夫战者,攻心为上,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我的一番理论让他俩在思想上得到了统一,于是这打击任务也责无旁贷的落在了我身上,现在做个脑力劳动者也不容易啊。
    (三)
    第二天,有如往常,色狼张面带笑容(在我看来带着淫意)夹着一本书走进教室,从他脸上我看不到一丝羞悔,想想小张老师那哭泣的面容,有如梨花带泪,我下决心狠下辣手。
    等到讲解题目时,我不等他走到女生旁高举手说:“张老师,我有个题目不会做”。
    他那吃惊的表情我能理解,这是因为我第一次举手问题目。也许他认为我不值得浪费力气走近,隔着许远说:
    “王二,把你的题目说出来”。
    “张老师,这个题目有点难,你要不要下来看一看”,我语气恭敬也不想让他太难堪,毕竟我是王二,老爸教育过我做人要有礼貌。
    “不用,你说就是了”,他那眼神使我有种受辱的感觉,因为从他眼里我看到一种冷漠,也许是他的这个眼神使我下决心开始认真读书,当然这是以后的事了。
    我将题目读出,他边听边在黑板上演算,手挥动的飘飘洒洒,粉笔灰飘落的纷纷洒洒,也许这是他认为比较有型的动作。随着问题的提出,他慢慢的停了下来,看了看我有点疑惑,我心里暗自好笑,呵,这个题目大学教授都不一定能做的出来,你有这水平就不用留在这个学校显摆了。
    换了三四种解法,擦了两三次黑板,然后又问了我几次题目,他停住了,把眼睛取下来擦了又擦。
    看着他不停的擦着眼睛,我感到心中有一种惬意,看看杨大头与张四眼那贼笑的样子,我知道我这次是成功了。
    “张老师,我这里也有一道题不会做,要不你先来看我的”杨大头的的声音在底下响起。
    “你不要急,让张老师多想会儿,马上就要算出来了”张四眼的声音听起来就有点刺耳。
    本来依我们原来想法是当他算不出来时,杨大头与张四眼在底下起哄,肆意嘲弄他一番,随着课堂上那响起轻笑声,我感觉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份了,本来也只是想为小杨老师出出气,如果把大杨老师搞的下不了台,那小杨老师会不会为此而生气,要知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而我作为出头鸟,这么一来可就与大杨老师结怨了,这个后果可不是我能预料的啊。




写给离别
突发其想写文章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202-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65-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archive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69-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60-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037887235

城市论坛QQ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外链论坛

©2014  hao15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外链 X3.4  技术支持:外链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