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色花

[复制链接]
查看: 25|回复: 2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色花
      
   
    花香使她有点魂不守舍。
    黄子远远地看着她。
    三色花,太大的三色花!夕照很奇幻地围拢着那朵艳丽得有点过分的三色花,她觉得黄子今天的眼神很特别,一会儿看看远处,一会儿又看看主人。
      
    那人真有点……有点怪?有点可恶?或者有点讨厌?
      
    她把眼睛从黄子身上收会来,微微吸了一口因花香而有点浮动的空气。
      
    从前怎么从来没有注意他?那满脸凶神恶煞的络腮胡,那高深莫测有充满戏弄的眼神,她觉得他的眼睛经常滑过她光洁的脖子,然后在她的耳际上下滑动,不象一般人只看她的脸。
      
    她忽然觉得不自在起来,回头看看什么也没有,她变换了一坐在地上有些麻木的腿。黄子却在远出哼哼起来,黄子的毛是很亮很亮的黑色,脖子和背上有一点一点的黄色斑纹,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黄子,你怎么啦?”她们轻轻地唤它,她总是在这个时候带它一块出来散步。
    黄子很绅士地走过来,她回头看看,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的影子,没有鸟的鸣叫,甚至连风吹树叶也听不出声音,只有那朵三色花散发着浓郁袭人的香气,她忽然觉得那香气有点不祥。
      
    他的脸部好象有一处伤疤,在哪?怎么就想不起来。好象在……眉梢?虽然不大,却很刺眼。她觉得在遇见他时就本能地讨厌他了:讨厌他身上过于发达的肌肉,讨厌他那双粗大的手,讨厌他有条不紊的头发和乱蓬蓬的胡子,可眉梢上的伤疤却使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的感觉。
     中科白癜风医院践行公益事业 
    黄子在她背后蹭了一下,她们转过来轻轻拍了拍它的头,黄子安静下来。西天的云开始变幻,紫色显得很辉煌,黄色很热烈,蓝色一缕一缕地从余辉中泄露出来,可她不喜欢那些颜色,白色呢?如果天空是白色的,那会怎么样?
      
    那天他说什么来着?你很动人,你不是很漂亮?他怎么这么说?听不出这是恭维还是奚落。她想她生来就是厌恶男人的,他们身上的异味,他们发达的胸肌,甚至他们的衣服,总之她有一百个理由讨厌他,可她也讨厌那个小白脸,那个故弄玄虚戴着金丝眼镜的小白脸。
    在资料室里总能恰如其分地遇到他,那天他说:“这是总裁给你的资料。”她说一句“谢谢”,连瞧也没瞧他的脸就伸手接过他的资料夹,蓦然,她看见那双毛茸茸的手,吓了一跳。
      
    晚风起了,天一下子暗下来,大块大块的云被染成黑灰色,那朵三色花似乎也黯淡了,香气变得模糊起来。
    黄子的前腿托着下颌,微闭着眼睛,耳朵却警惕地耸立着。有黄子在身边,她一点也不觉得郊野和黑暗对于一个独身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是什么响动,黄子跳起来,竖起脖子那块发亮的毛,一只小田鼠迟疑地望着她,黄子噌地一声闯上去,锋利的前爪已经搭在田鼠的尾部,那小动西发出一声微弱的惨叫……
    “黄子,黄子!”她看到小田鼠无助的眼神,“黄子,你放开它,过来!”
    黄子松开爪子回头看了一眼主人,小田鼠一溜烟跑了,黄子昂起头愤怒地叫了一声。
    “黄子,别这样,快过来。”
    黄子十分不情愿地回到主人身边,眼睛却朝着远处的草丛逼视。
      
    以艺术的名义被某个男人搂在怀里,这就是交谊舞的好处。不,她在心理上是很难接受的。不过,她承认她和他搭挡得很不错,一个轻盈如风,一个沉着冷静,成为舞池的一大景观。只是有人来请她跳舞时,才毫不含糊地说:不。
    她跳完一曲下来坐到她的身边,很丰采。
    “你真怪!”她拉住她的手“走,我来教你。”
    她触电似地缩回手:不。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女性也不例外。她点燃一支烟。
    她纤细的手指夹着烟,烟气升腾,她的头顶有点朦胧,便伸手轻轻抓住一把烟雾,然后再慢慢地送开,烟气在她潮湿的掌心起伏,并渐渐散去,她忽然觉得一阵迷惘……
    男人是什么?女人又是什么?男人身上的汗气令人恶心,女人身上的香气也令人不快,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更令人无法忍受。那么,我的身上是什么气味?她觉得奇怪起来。
    彩灯在她脸上绚白癜风医院兰州哪家好烂地闪烁着,她有看到那个眉梢的伤疤!
    不不,她逃也似地离开舞厅,她相信她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感受这种地方。
      
    西天只剩下一丝灰蓝相间的光,视野浑沌不清。
    “黄子,走吧。”
    黄子顺从地抖抖身子站起来。
    她拧亮壁灯,然后换上一件白色的睡衣。
    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沙发,只有天花板是浅蓝色的。她讨厌黑色和红色。黄子悄悄地爬上沙发,她也轻轻地坐下,顺手拿起一本书……
      
    是中午。一天中她最喜欢的时间是中午,中午安静、沉着、令人着迷、令人浮想联翩,她没有午睡的习惯,她觉得午睡是一种浪费,她爱在中午的时间读书或者写点什么。
      
    他就在那天中午来的。
    “笃笃笃”
    她觉得诧异,从没有人在中午找她的,猛然拉开门,黄子紧跟在身后。
    “你?”
    “看看你,行吗?”
    “看看?”她顿时看到那双毛茸茸的手很随地搭在胸前,愣了半天,甚至搞不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怪,我很好奇,原谅我这个时间来打扰您,我知道你没有午休的习惯。”
    他那么不紧不慢。
    “敢情他还知道我没有午休的习惯?!”一股怒火串上她的眼睛:“你还知道什么?”她冷冷地问。
    “没什么,你何必那么戒备森严,不可以随和一点吗中科医院?”他着笑说。
    “不可以。”
    她忽然闻到一股混合气味,厌恶地扭过头。
    “为什么?”
    “不为什么,请你走开。”
    黄子低低哼了一声,声音极不友好。
    “我没有别的意思。”
    “随便你什么意思,你走开!”她的脸色大概很难看了,黄子也有一触即发之势。
    他一点也不觉得难堪,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他嘴角的一丝笑,嘲笑?微笑?不,好像是一丝冷冷的笑,他是吹着口哨走的,没有回头,中午的阳光很刺眼,他的背影渐渐被阳光融化……
      
    她放下书站起来,冲了一杯牛奶,她向来喜欢喝牛奶,不喜欢咖啡,她觉得咖啡的浑浊会扰乱她的情绪。她将牛奶倒一半到一个精致的碟子中,放在茶几上,黄子靠近茶几,慢慢地舔着牛奶,她轻轻地在它背上抚摸着。她发现自己很喜欢接触这些柔软的东西:天鹅绒,羊绒,以至棉花,它们给她一种很朦胧的快感。另一半牛奶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摇晃,她认真看着这乳白色的液体,任莫扎特的《费加罗咏叹调》在空间弥漫……
      
    下班铃响了,她收拾完资料准备离开,他急匆匆地跑进来,径直走到她面前。
    “劳驾,帮忙查一下这个资料,我急用。”
    什么意思?这人真不知趣。
    “不,我要离开了。”
    “对不起,只能留下来一会儿,我知道你有这一套软件,真的急用。”
    同室有人对她阴阳怪气地笑。
    “不,下班了。”
    “帮个忙还不行吗?”他笑着说“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要不然”他靠近一步“我就当着这么多人拥抱你!”
    可恨!
    她拿过资料,狠狠地摔在桌子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后面传来一声怪笑,她不禁打了一个冷噤……
      
    黄子把牛奶舔光了,她才慢慢举起杯子一口一口地啜吮着。
    黄子跳下沙发,很温柔地看着她。
    “睡吧,黄子。”她拍拍它的头。黄子顺从地摇摇尾巴,转了几圈,趴在地毯上。
    她坐在桌前,打开日记本……
      
    那天黄昏好像特别苍茫,听到微风拂过草地的声音,她突然感到一阵茫然,索性手枕着头,躺在草地上。云显得很匆忙,它们在赶路?赶到哪儿去?莫非世界万物都有一个归宿,它们的归宿在哪?宇宙无限,赶到哪还不一样,那为什么还要赶呢?她呢,也需要一个归宿吗?她把头抬起来看着远处那若隐若现的火葬场,这是人的归宿?她不害怕死,也不厌倦活,可为什么活呢?又为什么死呢?她弄不明白。
    黄子伸了一下懒腰,站起来用舌头亲呢地舔着她的手,她索性闭上眼睛。
    “你好吗?”
    她吓一跳,徒然坐起,又是他!
    那气味,那令人心烦的气味!
    “你在想什么?世界很大,人很渺小?”说着绕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笑吟吟地注视她。
    她不知到该怎么应付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总是逃避!我不会吃了你,嗯?这里风景真是美极了,苍凉、孤寂、还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情绪,不是吗?”
    他还懂得这些?
    黄子敌意地盯着他。
    “为什么不说话,随便谈谈不好吗?”
    她很奇怪地看了一眼他,忽然又见到那个刺眼的伤疤。
    “哈!好极了,我发现你第一次正眼看我,尽管你的眼神很奇怪,但是,你太美了!”
    她突然想说句什么,却竭力想了很久不知道要说什么,他、黄子、遥远的山峦、天边的晚霞,一切变得这么模糊……
    “你很动人,可是亲爱的,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亲爱的?她触电似地叫起来“黄子!”
    黄子低低吼了一下,紧跟旁边。
    她没有再回头,却感觉北京皮肤病专科医院到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她的背后,直到很远很远,她忽然觉得很想回头看看……
      
    奇怪,今晚的日记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她重新站起来,倒了一杯水。晚上有点风,乳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卷起来,又无声地落下,月色一定不错,不是农历十四吗?月光泻进窗口,又被窗帘挡了出去。
    她喝了一口水,却觉得一阵烦躁。
      
    他怎么啦?他怎么那么玩世不恭?他的眉梢怎么会有伤疤?除了那络腮胡子,他的脸是什么样子的?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他说什么来着?你不能说绝对的漂亮,你很动人,只是不要冷冰冰的。漂亮和动人有关系么?冷冰冰又怎么啦?他还说了些什么?哦不对,为什么纷乱的情绪老与他联系在一起?我不是很厌恶他吗?
      
    “笃笃笃。”
    “呵!”她几乎惊叫起来,手中的笔跌落在案上。黄子“唰”一声窜到门边。
    “笃笃笃。”
    她几乎没有思考,猛然打开门。
    ……
    也许有一分钟,也许有三十秒,空气与目光凝固了。
    “让我进来好吗?”
    好像很有礼貌,但他的声音与往常不一样。
    她没有反应。
    “我进来坐坐好吗?”
    她看到那个伤疤了!
    “不,不。”
    “我一定要进来呢?”他逼视她的眼睛。
    “不要……”她低下头,无力地说。




-b-繁华落尽与君老--b-22rujp2x
黑色蝴蝶(武侠。爱情)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98-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thread-15181-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037887235

城市论坛QQ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外链论坛

©2014  hao15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外链 X3.4  技术支持:外链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