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换脸阴谋--风之泪

[复制链接]
查看: 12|回复: 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换脸阴谋--风之泪
    罪 人
   
   
    换脸阴谋--风之泪
      
    我是个小有名气的小画家。我的作品就是以一幅“风之泪”代表作而出名的。风之泪中描绘了一位美艳少妇在镜子前化妆的背影。而镜子的反光中,见到风吹动晶莹的雨滴中又折射出少妇的脸。可谓光与影,虚与实画法中的精品。
      
    我从小就爱好画素描。长大后就临摹些字画。造些赝品。有一回见妻子在化妆时,我来了灵感将她画了下来。又逢上屋外下大雨。就终造就了我这幅“风之泪”的开山之画。而后获奖无数。
      
    “娟,你爱我吗?”我问妻子。
    “什么?”妻子说。
    “你爱我吗?”我又重复说了一遍。
    “你爱我吗?”妻子平静地反问我。
    我说:“我爱你!”
    “我已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生了。对花言巧语已打过预防针了啊!”妻子说。
    “那你说我爱你吗?”我平淡地说。
    “不,我们只是在一起唱爱情戏啊。同床不同梦吧了啊。还记得我们发过的誓言的吗?”她问我。
      
    {“如果我不爱你,就让我从崖上跳下去。”我对娟说。
    “如果我不再爱你。就让我变成疯子,在街上跑。”妻子对我深情地说。
    我们紧紧地抱住一起。笑了起来。深深地热吻。}
      
    “不说那些了。来,我们重温一下吧!”她说完递给我一杯如血的葡萄酒。我着她那美丽的脸容,慢慢吸了下去。此时,她美丽的脸变成的女巫一样的丑陋。慢慢变形了,还在睁狞地对着我笑着。
    “你下了--毒。”我指着她说。
    “不,是安眠药啊。为了能让你实现你的誓言啊。你敢背着我在外面找女人,生孩子---。”她还是平静地说。
      
    第二天,娟看着--报纸上有一条新闻。在骊山发现一具男尸,因饮酒过量,从山崖上坠落下山崖不治身亡。请死者家属来认尸。--她笑了。
      
    我骑着我那辆,250CC的哈雷机车,在午夜的街头狂飙。机车的发动机的轰鸣声就是我心跳。风呼啸着在我耳边歌唱。我就是追风汉子。我的摩托车冲到了那家“马路”俱乐部。
      
    “老板,啤酒”我叫喊着。于是我坐到那些玩命之徒之中。他们大声笑着,谈论着在街头如何甩掉交通警后的兴奋。绝口不提,那些人被黑色的车轮卷成馅饼吃了。用鲜红的血来热染冰冷的公路。因为我们这些不信有明天。明天离我们实在还远啊。今晚,只有欢笑与烈酒。只有无限的激情在浮动。
      
    “老板,我卖单,”我大声地叫着。
    “不用了,娟姐帮你们PAY了。”BOSS说道。
    众人都回过头来。看见吧台边坐着一个妖艳了少妇。穿着白色的超短裙。紧身衣显露出她美丽的曲线。而一头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她一小部分长脸。媚波在我们眼前荡动。
    “好性感啊!”有人叫出声来。
    “去死吧!她来错的地方,我们只爱好走生死独木桥”有人说。
    “风过去,打一下招呼”有人叫我。
    我站了起来。慢慢走了过去。坐在她身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安全性高边的椅子上。我望着她那白皙的肌肤,性感的线条。她慢慢转过头来。从她秀发中我看到了她的明亮的眼眸,我心中不禁被电了一下。
    我慢慢地对她点了一下头。说:“thank--you!”
    她的脸上肌肉慢慢形成了一个小小甜甜的酒窝。对我妩媚地笑着。你能带我去兜风吗?
    “你不怕吗?”我小声地说。
    她坚定地摇了一下头。慢慢理了一下红唇边的秀发。
      
    她紧紧地抱住了我中科医院承办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的腰。我们在街头狂飙,招来无数车辆的刺耳的刹车声。引来无数的骂声。她高兴极了,不住地发出喀喀的小小的笑声。黑色的长发,在风中舞动着。
    “这好像我初恋时的感觉。”她说。
    “我听不见,请大声点啊!”我大声地说。
    “今晚好像我初恋时的感觉啊!”她大声地说。
    我的心颤动了一下,没有想到她的初恋是这样的啊。本以为她是风月中的人。
    “今晚能不能   我转过头来。“你不是想   她抱紧着我,什么都没有说。把心深深地种扎在我身上。
      
    “阿风,你好像我死去老公。她的眼角有些湿润。”我捂摸着她细细的长发。
    “时吗?像你那个死鬼吧!”我毫无顾忌地问。
    “去死吧。”她生气地说。而后无声地抱紧了我。抱得好紧好紧。
    “我要让你成为绅士,不要像瘪三了。我能让你成为一个画家。一个新的画家。她自信地说。
    她捂摸着我你身上手上伤疤。“我发现你有画家的天赋。有画家那种敏锐。你定能成为画家的啊。”
    我笑了,我不知说什么,因为她说了笑话太大了。
      
    不久,她带我上美术班。说来也怪。我真了爱上画画了,也有些灵感。
    那天,外面下着大雨。她赤裸着身体,如虞美人一样的美。在镜前化妆。
    “娟,这墙上的画是你啊?”我好奇地问。
    “是啊,画的就是我啊。也是在我化妆时画的啊。”
    “它叫什么名字?”我问。
    “风之泪”她说。
    “画中镜子里还能看出人来啊。真是好厉害啊手法啊。”我说。
    “是啊,这就是超人之处啊。”她说。
    “窗外的雨点折射出那男人是谁啊。”我问。
    “那不是我吗。你看不出来吗?”她说。
    “不,那却实是一个男人的脸啊!”我说。
    她慌乱地站了起来。来到那画边。她的双眼一下子就呆木住了。画中镜子折射中竟变成自己丈夫的脸。
    “不会啊。不会,你不会回来找我吗?”她不断地跌撞地往后退。而后从厨房冲出来。手中多了一把菜刀。朝画就乱砍了起来。画碎裂成无数小纸条散落在地上。她手中的刀子还是不想放下。在她蓬松的头发后,看到了她惊吓后呆木的可怕的双眼。像是有人吸去她的魂魄一样。她从那夜起就疯了,疯疯癫癫的。
      
    “老公,你的前妻现在怎样了?”妻子问。
    “疯了,疯了,成了鬼啊。”我开心地笑了。妻子也偷偷地在笑。
    “她万万没有想到,我换了安眠药。把我扔在崖边。以为我会滚下山去。而更不会想到,我会整容后变成阿风。现在啊。黑人也能整容成白人。常人也会变成人妖啊。我换了那副画。我想她做贼心虚吧。竟把她吓成疯婆。”我说。
      
    “爸爸,有个阿姨,叫我给你这画。”女儿说完递给我画。
    我赶忙打开了。原来还是那幅“风之泪”。镜子中折射影子是女人的脸。我冲到我屋中,墙上还挂着那画。一模一样。这与从娟那偷回来那一样的。我飞快地冲向大街。我跑了好久。终于看到了。娟正抱着一个男人腰间向前慢走。她忽然回过头来。看见了我,忙向我招手微笑着。我站立在那。那男人慢慢地回过头来。让我一生都在吃惊。
  中科获品牌影响力  “不,不,”他竟与我整容前过去一模一样。
    “不,不,我不是阿风,我是俊然。不,不,我不是阿风----”我一天到晚重复着说着这句话。
    第二天,报纸上头条--今天著名画家俊然与夫人娟娟出席画展会……。
      
    1:88 2005-10-5
      
      
   




不讲理的地方
那些花儿_0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lunwenluntan.cn/forum.php?mobile=ye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037887235

城市论坛QQ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外链论坛

©2014  hao15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外链 X3.4  技术支持:外链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