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回复: 0

流传的鬼故事(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6 08: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旧社会流传下来的老故事。在以前,广大的农民并不是人人有地种,要吃饭,就要去地主家当长工,也叫扛活,要明白,这是十分苦的,别的不说,因为没有星期天,要天天干活,一般一年才能分些粮食回自己家,到一年的年底,地主会请长工们吃顿不错的饭,然后每人分上一年的工钱或粮食,让长工们回家过年,等开春了,再回来干活。话说有这么几个长工,一齐在离家几十里外的另一个地主家干活,这年年底收成不错,地主晚上请大家吃了顿饺子,还喝了点酒,南京仁康精神科每人分到了工钱(那时候人实在,不象此刻经常不给民工工资)几个人拿了钱都很高兴,原本是明早走,但是大家兴奋,一年没见老婆了,又喝了点酒,一冲动,就决定今晚回去,几十里路,走半夜就到了,,地主明白了,劝他们,说这条路不太平,因为当时是战争年代,到处死人,劝他们,但是年轻人不听,就坚持出发了。走到路上没多久,就下起了雪,几个人仗着酒劲,冒雪而行,但是天实在是冷啊,夜也深了,好在都年轻,也能抗住。但是快要到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几个人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那时候其实就是穿手缝的棉袄,不象此刻有皮衣,正在大家又冷又困的时候,突然发现前边的山脚下有火光,走进一看,几个人在那烤火呢,这下,几个人很兴奋,最后能
  够暖和一下了。走过去,和几个烤火的人说话,但是那几个人似乎不怎样爱说话,只是低着头在烤,几个长工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围着火坐下了。长工里有个人,岁数大些,经历的事也多,他一坐下,就看那几个烤火的人面色不对,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之后发现这火一点不热,越烤似乎越冷,也许是心智明净吧,他当时就站起来,拉几个同伴,说快到家了我们赶紧赶路吧。但是几个同伴谁也不听,非要再烤会,这个人没有办法,明白再下去会凶险,就一个人离开,回家去找人。到家天也就亮了,他赶紧约上乡亲们回来,但是到了地方一看,几个长工已经横七竖八的冻死了。附近哪有什么火啊只是遍布着几具白骨。有老人说,那几个人肯定是冻死鬼,半夜点着鬼火,专等着吸活人身上的热气呢。
  据说,上吊死的人往往不能超生,非要找一个替身。有天,有个媳妇和婆婆吵了一架,自己回到了屋里,越想越委屈,心想,活着真没意思。想着想着,就想上了吊得了,就找绳子,找凳子。这时候,他老公不放心,来房里看她,又怕惹她生气,就从窗户里看她再干吗,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房里也没点灯,他老公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在屋里,他女人正在绑绳子,他女人身后,似乎还有一个女人,不停的对着他女人的耳边念叨什么,看摸样却又看不清楚。男人心知不好,当即来到房门前,一脚踹开房门,大喝一声,干啥呢!这时候,他女人正在把脖子往绳套里放,被他一喝,一下子从凳子上掉下来,男人再找,哪有别的人,只有他老婆自己在房里。之后,这个女人说,当时,一有死的念头,似乎就有个声音不断在她耳边说,死了吧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她也就身不由己的开始找绳子了。有老人说,人一齐死念,多半会招来找替身的野鬼,在你耳边撺掇。这时候人要心境清明,对抗自己的念头,能够大骂或大喝,滚!我活的好好的,才不想死!邪道就可自然而解。
  再讲一个。在我们那里,有一个妇孺皆知的古老的禁忌,就是当有人喊你的名字的时候,绝对不许随便答应,必须要看清对方是谁,如果是晚上或雾天看不见人的状况下,不管多熟悉的声音,也要等对方喊到第三遍时才能答应,这个禁忌我从小也被教育过,为什么呢,据说幽魂野鬼会经常冒充你熟悉的人喊你,一旦答应了就凶险的很,我有一个长辈,就应是我外婆的远方的表妹吧,就这样丢了性命。那时候还是日本人占领下的村子,那个女孩有15、6岁大吧,因为村里有日本人,所以一般不被允许出门,整天在家里做做饭,做做鞋什么的。这天下着雨,下了好几天了,女孩早早的做好了中午饭,等着爹下地回来吃,一边座在门口看雨,一边等。但是怎样等也等不来,早就到了爹平时回来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影子,雨好象也下的大了些,女孩就开始着急了,因为村里有日本人,又到处都是水坑,她很担心爹的安全,要不是平时不允许出去,她就戴上草帽出去找了。就在等的万分焦急的时候,突然院门外爹在喊她的名字,女孩一听,赶紧答应了一声,拿起草帽出去迎接,但是就一声就再也没动静了,女孩到了门外,什么人也没有,只好很奇怪的又回来。这样又等了一会,她爹才真回来了。她一边盛饭一边问她爹,刚才是不是回来了一下,她爹说没有
  ,她说好奇怪,刚才明明听见她爹喊她,他爹就问答应了没有,她说答应了,她爹心里就一沉。晚上,女孩就发起烧来,说胡话,肚子也鼓起来,他爹明白不好,就赶紧请大夫,但是病势十分凶险,过了两天,女孩就死了。这事到此刻也有几十年了,事情是真实的,但是我此刻想也许是巧合,女孩也许是得了什么传染病死的,总之,各位看贴的也尽量留意,有人叫你乱答应总是不好的,留意为是。
  这件事情困扰我很多年了,那是99年国庆的时候,我和女友去大连玩,当时我们还去了旅顺,旅顺有一个日俄监狱,据说当时俄国人占领的时候建的监狱之后又被日本人给占领了,当时我们去那里参观,去过的人都明白,那里有很多真实的东西,比如说日本人把中国人装在一个小木桶里然后给活埋了,之后这些木桶陆续的被发现,然后有一部分被处理了之后就放在了监狱里,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在7个木桶前照了一张像,之后又在其它的地方照了,然后我们继续参观,到了一个脚手架前,据说这个脚手架是当时日本人用的,一向保存了下来,我在这个前面也照了一张,最后我们参观完就回了大连市区,等胶卷洗出来了之后我就傻了,我在木桶前和脚手架前的照片都没有,底片上只是一个黑影子,但是在两张照片前照的还有中间的后面的都是好好的,到此刻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有那两张没有照出来(不存在曝光问题,因为有的地方比那里暗多了都照出来了)。为了这件事我妈和我女友没有少骂我,说我吃饱撑的在那种地方照相。
  我小时候在河北农村长大,那里地处华北大平原,到处是莽莽苍苍的庄稼和大树,那时候的农村里没有电,一盏小的油灯,照着一点点光线,到了冬天,乡村到下午6点就陷入了无边的夜色中,那种夜色是黑沉和死寂的。。。。。。就在那里,衍生了许多真实的或虚幻的故事,我下面将一一讲述出来,有的故事是真实的,是我所亲身经历的,过去很多年了,不得不再提到他们,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追思和告慰吧。
  这是我7岁的时候发生的一个真实的事件,那两个男孩我都认识,这个事件哄动了整个村子。那是夏天的中午,大概正是放暑假吧,两个男孩---那时候就应是上56年级。出去庄稼地里去玩。在我们当地的农村有个禁忌,就是正午时分是不宜出门的,即使出也不要去野外,因为正午时分,是一天中最凶的时辰,所以在那个时候,村里几乎看不见人。但是两个孩子,正在假期,也正是玩的疯的时候,哪还管的了这些,不明白什么原因,他们跑向了村外的田野,而巧合的是,野地中有一口废弃的机井,其实就是不算很深的井。用来抽水浇地的。两天后,两个孩子的尸体最后就发此刻这口井里。事情闹大了,村口一位老人回忆起一件事,老人家在村口,距离出事地点不远在事发的当天,老人在自家院门前闲坐,突然发现两个孩子飞快的从门前经过,让老人惊呀的是,他发现两个孩子几乎是脚不沾地,老人当时还喊了一声,但是孩子们没有任何反映,飞快的直奔那片野地而去,老人当时以为自己有点眼花也就没再想别的。有上了岁数的老人一听,当即就断定,孩子们是遭了鬼架了,是被鬼架着扔到了井里,这么一说,有个年纪更大的孩子也说了,那口井是有点问题,他在那附近以前打过草,有一天无意向井里看了一眼,竟然发现里面有颗大珠子在井底发出
  五彩的光,他惊讶和兴奋,当时就想跳下去,但刚到井边,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他忽然闻到有说不出来的腥臭气,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就逃离了那里。此事,当然惊动了公安局,但官方给的结论是两个孩子误入废井,而井中缺氧导致窒息死亡事后不久,村民们就悄悄把那口井填平了这件事已过去20多年了,如果两个孩子还在,此刻也大概是将近40岁的汉子了。
  那是我外公讲给我妈我妈又讲给我的,是否真实,无从考证。据说在旧社会,在农村,人们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去看戏,这种戏往往是在秋收以后,由村里有钱的人家请来戏班,连夜的唱,要是有哪个村子开戏附近十里八村的都要去看热闹,戏台下就是个小社会。闲话不提。我外公那时候很年轻,有天听说邻村在搭台唱吸,当晚就约了两个同伴去看热闹,注意那时候看戏是看通宵的。到了邻村,看见戏台就在村外一片打麦场上搭起来,台下人头攒动,戏已经开始了。当天的戏也有意思,大概是说一个人在被害后鬼魂复仇的故事,戏就进行着不知不觉就夜深了,台下的人少了一些,但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在坚持。这时候戏里有个情节,大概是5个小鬼在打闹,扮演5个小鬼的演员,脸上画了妆开始卖力的蹦跳,就在这时,起了一阵风,台上的火把全灭了,那时候还没电呢。当人们赶紧又把火把点着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台上本来就应有5个“鬼“突然变成了10个!人群发一声喊逃走了一些,可还是有胆大坚持看,包括我外公在内,台上的演员倒也镇静,毕竟是走江湖的,开始和另外陌生的鬼谈判,但是多出来的鬼却也不承认自己是多出来的,一时间都说自己是原先的鬼,弄得乱哄哄,谁也搞不清谁是真鬼谁是假鬼,台下的人胆子也大起来,纷纷给出主
  意辩个真假。就这么乱哄哄的闹了一阵,突然传来了鸡叫声,农村的鸡一般是很早就会叫,叫的时候太阳还一点没露脸。鸡一叫,台上响了一声,又剩下5个鬼面面相视。之后当地村里人说,那戏台搭建的不是地方,据说那是当地一个古墓群。此时流传很光,在河北中部一些乡村很多老人可能此刻还明白此事。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