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回复: 0

盗墓者Ⅰ之楼兰古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6 08: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举世闻名的新疆重要古迹楼兰古城,位于罗布泊西部,处于西域的枢纽,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我国内地的丝绸、茶叶,西域的马、葡萄、珠宝,最早都是通过楼兰进行交易的。楼兰古国在公元前176年前建国,到公元630年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片废墟静立在沙漠中,引发后人很多的遐想。
  楼兰古城四周的墙垣,10多处已经坍塌,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站立着。城区呈正方形,面积约十二万平方米。楼兰遗址全景旷古凝重,城内破败的建筑遗迹了无生机。
  在这片沙漠上,遗迹遍地,古墓琳琅。到处比比皆是。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顾飞的少年身上。自幼跟着爷爷生活。公园830年。庚戌年。爷爷死后交给他份神秘的地图。这个地图残缺一半。并且特意交代和黄家人一起等待时机。探索楼兰古城。
  黄家人,自楼兰古城消失的守护者。在这里守护了200年。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踏进这个神秘的楼兰古城。很多人传说这里有诅咒。不管是谁不得踏进古城半步!否则浑身皮肤溃烂而死。
  即使你有幸真的活着出来也会精神分裂,全身瘙痒。这就是神秘的古城。沙漠里死神的禁地。一个极具神秘色彩却又吸引着很多人想要在这里一夜暴富的古城。黄家人世代守护在这里。有的人说古城的诅咒是黄家下的。为的就是守护这个神秘的地方。据说黄家是上古战神炎帝的后代。
  顾飞安葬了自己的爷爷,看着自己那破落的院子。知道自己从今往后在无亲人。爷爷留给他的唯一的遗物就是那张破旧泛黄的地图。他不知道黄家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有生之年能不能找到爷爷口中所说的所谓的黄家。他现在一无所有。想要解开这半张图的秘密他只能去探索。
  自此顾飞踏上一条与生死息息相关的路。一念生,乐哉。一念死,哀呼。前方的路没有人知道是怎么样的。也不会有人去理会。该来的总会来。没有办法逃脱,也没有办法躲避。就像命中注定一般。
  顾飞也在脑海里想过不去找黄家人。但是爷爷临死之时再三嘱咐一定要找到黄家人。一起探索楼兰古城!顾飞没有多虑,深信爷爷不会骗自己。他性格坚强。表面看着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其实自小和爷爷练武术也算是一个高手。“楼兰古城位于沙漠,我应该去沙漠寻找!.”顾飞打定主意往沙漠方向奔去。
  一个月后顾飞从长安来到吐蕃国边界。吐蕃国当时盛行大起。占地很大。这天顾飞来到一个叫岭南村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庄很破。破到以为是一个荒废的村庄。在村口只有一个少年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坐在那里悠哉的喝着茶。此男子不是特别的好看。可以说很丑也不为过。皮肤黝黑还有一些斑点的脸上看不出一丁点表情。
  “非也,此领名叫半阴领,整座领是一个巨大的迷雾领域。普通人进去根本出不来。这个村庄叫岭南村。村里空无一人。半年前村里的村民全部死于非命。据说是大雾吞噬了这些生命。我在这里已有半年之久。目的就是查出村民的死因。但是一筹莫展。”少年苦闷的说道。
  “请问少侠是何人,竟敢独自一人来这是非之地?此地可否绕过?。”顾飞做了下来自己到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茶水入口立马吐掉,因为太难喝了。比黄连还苦。说道“少侠,这是什么茶?如此之苦?。”
  “哈哈哈。。。。东汉末期的珍品之茶。普通人一辈子都没喝过。你我有缘也算相识,我请你喝。”少年说道。说完自己抿了一口茶。闭着眼享受这茶的味道。
  “是,我叫顾飞。敢问少侠怎么称呼?。”顾飞站起来抱拳说道。他感觉面前的这位少年不一般。总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我姓屠。别人都叫我四爷,你坐吧。我的一个故人也姓顾,家住长安城。”屠四爷放下手中的茶盏一改平常表情。
  “曾经以是过往,酒过三巡彷徨。品茶换盏独到,明日子时忧伤。”四爷说完站起身像村里走去。留下顾飞一人呆呆的愣在那里。回味这四爷的话。
  顾飞跟在四爷后面没有说话。这是他这一个多月来第一次和一个人说了这么多话。他总感觉四爷身上多了一分神秘。好像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告诉自己。俩人来到一个院子里四爷直接进了一间房子。顾飞也想跟进去但是被四爷拦在了外面。一盏茶的时间四爷从房里走了出来。换上了一身黄衣。手里拿着一个茶盏。直径走进另一间房子里。顾飞立马跟了上去。这回没有被拦下。俩人来到屋里四爷把茶盏放到桌子上,自己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四爷缓缓睁开双眼,说道。“休息把!,到子时就休息不了了。现在睡个好觉。”说完又闭目养神起来。
  顾飞没有多想,在旁边一个破旧的草床上躺了下来。可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他拿出爷爷留给他的地图观摩起来。怎么也看不懂。就在这时四爷眼睛也没挣说道“楼兰古城图?不要轻易在别人面前拿出来。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吓的顾飞赶紧踹到怀里看着四爷。
  “放心吧,我不会抢的,我要想抢现在你已经是死人了。”四爷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顾飞知道了这半张图纸肯定不一般。顾飞没有在说话。安心的休息。
  子时,屋外像是有人在说话,仔细去听又听不清,四爷缓缓睁开双眼,顾飞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四爷,什么声音?如此怪异?。”顾飞根本就没睡着,心里也有些害怕。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事件。声音好像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像是来回排档在这间房子周围。
  四爷喝了一口茶后将茶盏重重的摔在地上。起身大步走了出去。“四爷,我怎么整?别丢下我啊!。”四爷头也不回的说道“呆在屋子里,这东西进不来!。”说完开开房门走了出去。顾飞战战兢兢的走到窗前,透过窗户纸像外面看去。
  只见四爷来到院子的一颗槐树旁。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不一会那个声音又想起。四爷看着槐树顶端方向好像在嘴里嘀咕这什么。过了一炷香的世间。顾飞只感觉头顶咯咯作响。是人踩瓦片的声音。这种声音非常的刺耳。像是每一脚下去都有瓦片炸裂一般。
  顾飞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他不想死在这里。也不想死的这么无缘无故,不明不白。就在他愣神间房上的东西已经落到四爷身后不远处。顾飞透过窗户纸模糊的看到是两个血人。像是被人拔了皮一样。全身流淌这鲜血。牙齿漏在外面甚是吓人。
  顾飞本来想提醒四爷一下,但是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干着急。四爷好像发现了什么。停止嘴上的动作。手揣胸前转身之际扔出一把东西。圆圆的小小的颗粒。说来也怪,这些小东西不偏不斜全部砸在两个血人身上。
  霎时间一阵刺耳的声音回荡四周。血人好像很痛苦的挣扎这。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四爷没有停止动作,不知从那里弄来了一根绳子,在一头打了一个活结顺势一甩。套在两个血人身上。用力一拽将两个血人紧紧的笼在一起。
  两个血人也反映过来,拼命挣扎。毕竟是二对一,四爷有些吃力。四爷一边绕着槐树一边大喊“小子,出来帮忙!。”顾飞反映过来一个健步冲了出去。顾飞也是练家子。自幼和爷爷练武也不是白给的。顾飞三步并两步来到四爷身边。抓住绳子用力拖拽,一点点把两个血人像槐树靠拢,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四爷俩人才将两个血人牢牢的困在树上无法动弹。
  顾飞和四爷俩人已是累的满头大汗,“这...这是...什么东西?。”顾飞气喘嘘嘘的问道。四爷也累的不轻。气喘嘘嘘的说道“这是...村民!...只是感染了尸毒!变成了血尸。”
  顾飞有些惊讶,这怎么可能?人死了还会变成血尸?这不符合常理啊!“不会吧,这里的村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变成血尸?。”顾飞还是有些不相信。四爷也懒得解释。起身进了房门回首关上房门留顾飞一个人和两个血人。顾飞心里总感觉发毛。
  没一会,房门开了,四爷端着一个茶盏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黄衣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白天那个破破烂烂的青衫。走到顾飞面前说道“明日可否跟我进山一次?。”顾飞一愣,明天自己要动身前往熊岭。便说道“四爷,明日我要前往熊岭,所以不便与你前行。”
  “你不去我自己完成不了,而起这个麻烦不解决你也到不了熊岭。过了半阴岭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四爷抿了一口茶说道。顾飞有些将信将疑。“为什么?难道你进岭和这两个血人有关?。”
  “不错,其实半阴岭是一座古墓,半年前被一个村民发现。所以回来后召集村子里的人集体想要挖开。以前的半阴岭是没有雾气的,自从被村民挖开墓穴之后就产生了浓重的雾气!而起死去的村民都是在子时复活。死相惨烈,就和他俩一样!。”四爷说着指向绑在树上的血人。
  顾飞看了看血人,肚子一阵翻腾,刚刚还没感觉。现在看看血人有点恶心。血人被绑在树上,脚下留了一滩血。整个院子充满了血腥味道。顾飞捂着鼻子强忍着恶心说道“你想怎么做?进山寻找真相?。”
  “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找到源头才能彻底解决。”四爷说道。“你想探索古墓?。”顾飞问道。他可不想粘古墓光看这两个血人就够恶心的了。
  “去不去随你吧,只是你身上有楼兰古城图这件事我可不敢保证我能不能替你保密!现在江湖传闻悬赏很高,只要提供楼兰古城图线索就赏银万两!。”四爷有点恬不知耻的说道。顾飞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暗怪自己为什么在他面前看那张地图。“四爷说笑了,我怎么会有那个东西,我的只是一份普通地图而已。既然四爷说了只有解开这迷雾才可过去,那顾某愿意与四爷一同前往。”顾飞也算是心里妥协了,眼前这个四爷不好惹,那就不惹。或许这个四爷知道楼兰古城的一些线索或者是黄家人的一些线索那。
  “好,明日一早随我上山。”四爷说完抿了一口茶随后朝屋里走去。顾飞有点不爽,心里暗骂了几句跟了上去。刚走到四爷跟前,四爷听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顾飞说道“跟着我干嘛?。”顾飞一愣“那我干啥?。”四爷指了指血人说道“烧了!。”
  “怎么烧?。”顾飞问道。心想总不能连树都烧了吧?“用火烧!怎么烧!。”四爷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顾飞。“连树都烧了?。”顾飞惊讶的说道。“废话,不连同树烧了你还把他俩放了?。”四爷也是一阵无语。“对了,不要用身体去碰那两个血人。”四爷说完转身回房间了。顾飞没在说话。转身找了一些干柴围到血人旁边。然后拿着火石点燃了干柴。
  顾飞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办也是有情可原。毕竟这样太残忍。火越烧越旺血人发出痛苦的呻吟。顾飞看着血人的惨状双手合十弯腰嘴里嘀咕道“莫怪,莫怪。这你俩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四爷,都是他的主意。和我无关!。”
  等到顾飞烧完血人天已经蒙蒙亮了,他看了看一堆灰烬无奈的走进了房间,四爷依旧拿着茶盏在那冥想那!顾飞看着他起就不打一处来。“都烧完了?。”四爷头没抬眼没睁的说道。“烧完了,天也亮了,我们现在怎么办?。”顾飞无精打采的问了一句。“上山!。”四爷站了起来。拿着他的茶盏抿了一口。“你在这等着我去准备一下。”说完不理会顾飞了,顾飞也没在意。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草床前一头扎下。昨天本来就没怎么睡好,又折腾了一夜现在确实累的不行,从昨天遇到这位四爷之后还没吃过东西呢,现在饿的头晕眼花的。在怀里拿出半块干粮吃了起来。也不知道四爷去准备什么去了。
  很快顾飞吃完了干粮困倦来袭,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1楼点赞楼主:逍遥锐少时间:2018-11-30 07:50:58慌岭迷雾篇 第三章 火草
  过了没多久,顾飞就被四爷叫醒了,顾飞起来揉了揉眼睛“就不能多睡一会啊!折腾一夜还叫不叫人活!”“以后有的是时间睡,说不定你这回上半阴岭就永眠也说不定。”四爷说了一句,在腰间拿起一个葫芦打开喝了一口。“你还真是到哪都不忘记你那东汉末期的苦茶!”顾飞嘟囔一句。
  “少废话,拿着。”四爷没有理会顾飞,将一根绳子和一个袋子扔给顾飞。顾飞拿起绳子往脖子上一跨一手拿着布袋感觉还挺沉,解开一看是元米《就是现在的糯米。》“这不是元米吗?带这个干什么?。”顾飞不解的问道。“驱魔辟邪用!不懂就别问!。”四爷说了一句。
  “昨晚你就是用的元米打的血人?。”顾飞想起昨晚四爷手在怀里转身攻击血人的一幕。“对!不然那?不要废话了,赶紧走吧,天黑之前必须赶回来,不管找到没找到不能在岭上过夜。”四爷说着拉着顾飞走出房子。
  俩人走出村口,来到昨天顾飞和四爷相遇的地方,四爷停了下来,顾飞看见了一个茶盏,是昨天四爷放在那里的,只见四爷走过去拿起茶盏掀开盖子用鼻子闻了闻。随后将茶盏摔在地上,茶盏四分五裂。四爷摇了摇头对顾飞说道“走吧!”有点沮丧的样子。
  顾飞有些不解,自从遇到四爷他已经摔了两个茶盏了,第一个是昨晚子时血人出现的时候,这又摔了一个。“挺好一个茶盏为什么说摔就摔了?你一共有多少?。”“没多少,这个茶盏被血人沾染过!。”四爷说道。“不可能啊,被血人沾染过为什么没有血迹?.顾飞疑问到。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记住,在墓中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只有气味欺骗不了你,只有气息可以让你觉得是真是假。”四爷说道。说完大步往半阴岭走去。顾飞也跟了上去。“知道这座岭为什么叫做半阴岭吗?。”四爷突然说道。“不知道!”顾飞回答。“因为这座岭一年四季只有一半太阳可以照射到,而另一半只有月亮可以照射到。所以叫做半阴岭。”四爷边走边说道。
  “四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你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而起就算你听别人说这里有古墓而起村民都是因古墓而死,你为什么还要来呢?你到底是做什么的?。”顾飞问道,自从遇到四爷顾飞感觉四爷神神秘秘的。也不告诉自己他是做什么的。“听说过发丘中郎将吗?。”四爷说道。
  “听爷爷提起过,东汉末年曹操为扩充粮饷专门组建了一只盗墓的军队,分金定穴的叫发丘中郎将,启明摸金的叫摸金校尉。你是发丘中郎将?。”顾飞惊讶的问道,心想不可能啊!这货活了几百年了?“我是发丘中郎将的后人。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是有损阴德的行当,以前发丘中郎将都在慢慢洗白,各大家族都转行不再碰地下的东西了,但是手艺不能丢啊。”四爷拿起葫芦大口的喝了一口。
  “你决定延续下去?。”顾飞问道。“不但是我,你也要走上这条路,你是顾家人!手里哪张楼兰古城图就是最好的证明。”四爷说道。
  “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唯一遗物,说我妥善保管,找到........。”顾飞说道一半突然停住,心想险些说漏嘴。“不想说就不说,在我这里没有什么秘密。”四爷不以为意。俩人来到了大雾边缘,四眼在怀里掏出两快布递给顾飞一块。自己把他的葫芦打开到了一点在布上,然后把布唔到嘴上。“这是何意?。”顾飞问道。“这些烟雾有毒!虽然毒性不大但也要小心为妙。”四爷说着将葫芦递给顾飞。
  顾飞没有去接,因为他喝过那种茶,不想在喝了哪怕是闻。“还有别的吗?。”顾飞问道。“有。”四爷回答。“什么?。”“你的尿!。”四爷说完哈哈一笑。顾飞一阵白眼。无奈双手抱拳对四爷说道“请四爷赐茶。”四爷没有理会直接把葫芦丢给顾飞。顾飞接过葫芦打开盖子闻了闻。发现不是茶而是酒。这酒闻起来感觉脑子立马清醒许多。“怎么是酒?。”顾飞疑问的看相四爷。“再废话天就黑了!。“四爷不耐烦的说道。
  顾飞照着四爷的样子也把沾了酒的布唔在嘴上。俩人一同进了迷雾。迷雾里能见度很低。顾飞和四爷距离只有一米顾飞却看四爷很是模糊。“跟紧我,不要一个人吓跑。”四爷叮嘱道。俩人走了一会感觉迷雾越来越大。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我们离迷雾中心还有一段距离,抓住我的衣服不要走散了!。”四爷喊道。因为四爷和顾飞有点产生耳鸣的现象。顾飞听到四爷的话一点点摸索这抓住四爷的衣服。俩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在顾飞的印象里应该是很久。俩人来到一片开阔地带,奇怪的是这个地方没有迷雾。顾飞松开四爷说道“我们到了?。”
  “没有,这应该是边缘,离中心还有一段距离。”四爷观察这四周。“奇怪,这里怎么没有迷雾?。”顾飞说道。“这里应该有什么植物或者其他的东西克制这些迷雾,我们分头找找,记住千万不要进入迷雾。”四爷说道。说完就认真的找了起来。
  顾飞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四爷也是一筹莫展。四爷俯下身在在地上抓了一把土用鼻子闻了闻,又看了看四周说道“这个地方以前村民生过火!找找当初村民生火的地方。”四爷扔掉手里的土。果然不一会顾飞就在一个灌木丛后面发现一个火堆遗留的痕迹。大喊“四爷,在这里!。”四爷闻声赶去。
  四爷慢慢的扒开灰烬,像是有什么宝贝怕被弄坏了似得轻的不能在轻。不一会四爷在灰烬中央找到一株植物。 是一株草,说是一株草还不如说是一株花。小巧玲珑。“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火草?难道墓里有火磷石?。”四爷自言自语道,“什么火草火磷石的?。”顾飞蒙了。他在这一行就是一个小白。什么都不懂。问题自然多了一点。
  “火草是一种对环境非常苛刻的一种植物,对温度的要求也很高,一般生长在烈日草原之上。除非有火磷石这样的散热之物才可助其生长。这下面必定有火磷石。”四爷用手拽下一片火草的叶子说道。“那火磷石又是什么玩应?。”顾飞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